<button id="bneo4"></button>
      1. 當前位置:

        尋常一樣窗前月,才有“梅花”便不同

        來源:瀏陽日報 編輯:戴鵬 2021-04-09 10:32:23
        微瀏陽 時刻新聞
        —分享—

        梅花小區修志開創歷史先河

        04、09版通版-1.jpg

        “梅花街”源自原梅花巷,它在人們馥郁芬香的記憶里延伸,南起糧倉街,北至圭齋路,囊括胡家巷在內,定格了幾代人的精神寄托,形成如今的梅花小區。

        四月的清晨,漫步在淮川街道朝陽社區梅花街,送孩子上學的家長正開著車穿行在寬敞的街道,買菜的大媽從青磚巷弄中走來,哼著小調,步履匆匆。

        時間于此,有一種神奇的調配,構建了此處高樓比肩、人間煙火的味道,又留下了歲月里瓦楞屋檐、古韻悠悠的風格。

        如若望進巷弄深處,回首探尋,那陰雨綿綿的梅雨季,能帶人們重回舊日,聽一曲青磚巷弄里雨打芭蕉的繾綣之音。這是歷史的印記,亦是人們文化鄉愁中底蘊的脈動。如今,這份景致全部收錄于一本書中--《梅花小區志》。

        歷經3年打磨,全國第一部小區志《梅花小區志》正式出版發行,它帶著瀏陽人民的厚土情懷,一經面世,開創了全國小區修志之先河。

        文/圖瀏陽市融媒體中心記者張玲彭紅霞張迪

        起始之志

        梅花小區自古城池圖中走來

        04、09版通版-9.jpg

        20世紀80年代的梅花巷。王雄文供圖

        “郡邑之有志,猶列國之有史。”這是明嘉靖年間《瀏陽縣志》序中第一句話。明嘉靖《瀏陽縣志》是瀏陽現存最早的一部縣志,在這份“猶列國之史”的重要史志資料中,清晰標注有“梅花街”。

        縣志記載,梅花小區范圍內有一條青石板鋪墊的巷道,巷內建設有譚家大屋、黎家大屋、宋家大屋、賀家大屋等家族大屋,均系祠宇式磚木結構、青磚砌墻體,屋內綴以亭、臺、樓、閣、花草、假山,融文化、自然景觀于一體,美輪美奐。

        其中黎家大屋內“梅花碧境”的景點就種植有多個品種的梅花,花開時節,芬芳溢滿整條街,盡管大屋圍墻高達5米,更攀爬著厚厚的爬山虎,但梅香依然能透墻而出,沁人心脾。因此,梅花小區內這條巷道就取名為“梅花巷”。后來,瀏陽人們習慣將包括胡家巷在內的地域,都喚做梅花小區。

        04、09版通版-3.jpg

        20世紀80年代的胡家巷。王雄文供圖

        翻開明、清縣志的縣城圖,按東西、南北兩條中軸線劃分,梅花小區就位于老縣城的東北部,占其四分之一。直到20世紀末,它的形制基本如此。4月6日,市檔案館內滿目古籍靜置,書香暗盈。翻開明嘉靖《瀏陽縣志》,每個篇章均采用豎版排列方式,字體為正楷,其體例規范依次為瀏陽縣志序、刻瀏陽縣志引、瀏陽縣志目錄,目錄則包括卷之上為地理志、建置志、學校志、選舉志、職官志、祭祀志,卷之下為名勝志、食貨志、人物志、方外志、附錄,最后記載的是修志者的姓名。這是傳統地方志模式,條理分明、歸類整齊,是后世以志為鑒的追溯和參考。

        和拙樸厚重的古志相比,新出版發行的《梅花小區志》依舊遵循著《瀏陽縣志》等傳統方志特有的規范體制,它由湖南省瀏陽市淮川街道朝陽社區梅花小區志編委會編,由方志出版社出版、方志出版社經銷中心發行,和《瀏陽縣志》一樣,它總結記錄千百年來地域文化的演變,具有資治、教化、存史的功能,可納入史冊,作為后世的追溯和參考。

        值得用一部方志來撰寫梅花小區,在于梅花小區和瀏陽古縣一般,在時代更迭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地域形制和文化底蘊。據史料記載,元朝時,城區稱街、坊,梅花巷處于古城中心,被后世稱為“城中之城”,其中商樓熱鬧非常;清咸豐年間,為防御太平軍推行團練制,淮川稱中立大團,梅花小區屬中立大團;1949年,瀏陽縣人民政府成立,梅花小區歸屬朝陽社區居委會的總體再沒變化,其包含梅花巷、胡家巷、朝陽街、中心街、太平街及圭齋路和達峰路部分,被一代代瀏陽人廣為熟知。

        梅花小區歷史悠久,沉淀了無數風光勝跡,形成了獨特的人文氣息,更培育出了當地舉世矚目的有識之士。維新志士譚嗣同為戊戌變法慷慨赴義,其祖居就追溯至梅花巷丹桂坊;還有唐才常也出生于梅花小區內原胡家巷孝義里。

        革新之志

        梅花小區在時代浪潮中崛起

        04、09版通版-2.jpg

        2019年,漫步在胡家巷,市民伸手觸摸這道留存的老墻。

        時間一晃而逝,過去的影像早已模糊。改革開放后,梅花小區順應時代變化,許多地方都拆遷重建了,只有那胡家巷矗立的青磚古墻,還在喃喃訴說著那些古老的故事。恍惚間,一群光著腳丫的孩童,背著單肩書包,沿著青石板咚咚咚地跑過去。

        “太讓人懷念了!我就是這里長大的!”張星波,湖南省作協會員,瀏陽本土作家,他生于梅花小區,長于梅花小區,《梅花小區志》以圖文并茂的模式,全面系統地介紹了他的家鄉,讓他看得意猶未盡,唏噓不已。

        在張星波的印象中,梅花街是“瀏陽土特產一條街”,這在《梅花小區志》“地方特色”篇也有記載。那時門店林立,采芳齋的棋子糕、天興齋的茴餅、胡氏米粉店的豬血粉皮,還有小攤販親手自制的雞爪梨、黃芽丁、甘草等素食品,哪樣不讓孩子們垂涎三尺?僅想一想,舌尖就仿佛品嘗到了久違的味道呢!

        04、09版通版-6.jpg

        歷經3年打磨,全國第一部小區志《梅花小區志》正式出版發行,不僅講述了老百姓自己的故事,更致力于傳承文明、留住鄉愁。

        “親切與自豪”,這是許多和張星波一般的梅花小區人看到《梅花小區志》后,不約而同的評語。

        《梅花小區志》共撰有11項內容,分別是概述、大事記、基本地情、地方特色、社會百業、人民生活、人物家庭、民間文藝、藝文選錄、參考文獻、后記,其中社會百業、人民生活、人物家庭作為主體部分——這正是和明、清《瀏陽縣志》乃至所有地方志不同的地方,《梅花小區志》在遵循傳統體制的規格上,實現了它的“革新之志”。2017年,瀏陽試點打造全國第一部《梅花小區志》,這是一個歷史創舉,但由于沒人知道小區志應該如何修撰,編纂組面臨著嚴峻的挑戰。3年時間,小區志幾度推翻重撰,一個課題自始至終困擾著編纂組,那就是如何在遵循傳統方志的基礎上,創新打造中國歷史上第一部小區志?

        實際上,隨著時代的變化,方志的規格也在變化。古來修志,所記載的都是某個或幾個朝代的重大歷史事件和帝王、諸侯、重要朝臣的生平事跡,普通老百姓很難有機會進入官修史志名錄。但新中國的歷史是人民創造的,以人民為中心,正是小區志得以修撰的前提條件;同時,新時代的人們以小區為家,不再像封建社會那樣,族民聚集、修譜為上,小區志的修撰,不僅符合社會實際情況,還能彌補傳統“修譜”的斷層,使中國文化得以延伸。

        翻開《梅花小區志》,它保留了概述、大事記、基本地情、藝文選錄等傳統志書章節目錄,但在結構、章法、語言風格等方面都進行了大膽地探索與創新。在結構布局上,融匯了城市居民小區生產生活的特點;在章法組織上,按照類目、分目、條目三個層次排列,將居民收入、消費結構、教育衛生、群眾文化等分目納入人民生活類目部分,將人物家庭類目設置了家庭簡譜、家風故事、家訓家規等分目;在語言風格上,堅持簡潔、流暢、樸實、通俗易懂,又適當兼顧風趣、活潑和可讀性,便于普通老百姓所接受。

        編纂組執行編輯王雄文表示,實際上《梅花小區志》創意融合了地方志與譜牒兩種傳統文化,打破了以往只為帝王將相、名人墨客青史留名的風格,首次著筆于地方文化中的家風故事和家訓家規,將普通老百姓推上了地方存史的舞臺。

        “這就是一部我們老百姓自己的志。”朝陽社區黨總支書記、居委會主任李霞說。

        創史之志

        梅花小區于盛世華年中領舞

        一石激起千層浪,《梅花小區志》的出版發行,立刻引發了全社會的關注。《梅花小區志》不僅講述了老百姓自己的故事,更致力于傳承文明、留住鄉愁,為瀏陽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歷史資料文獻。同時,作為全國第一部小區志,《梅花小區志》更為全國小區志的編修提供了模式、規范和樣本。

        “打造全中國第一部小區志,瀏陽當仁不讓。”市檔案館館長楊鋼表示,2017年,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秘書長、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冀祥德在湖南考察地方志工作時,發現瀏陽市的志書編纂已經實現了鄉鎮街道、部門行業志全覆蓋,并建成了與檔案館合一的方志館,因此建議,由瀏陽市地方志辦公室來負責組織編修全國第一部城市居民小區志。面對新時代新形勢下的挑戰,市檔案館和淮川街道辦事處、朝陽社區通力合作,成立“梅花小區志編纂”組,即刻開始運作。

        為完成使命,3年來,編纂組深入市檔案館、圖書館等50余家單位,并走訪上百名經歷人或見證者,廣泛征集與小區有關的史志、商鋪、群眾活動等信息,同時請教了多位專家教授,反復修改、推翻,歷經20余次打磨,這才初步探索出第一部城市居民小區志的模式與規范。《梅花小區志》打破了常規,創建了典范,在歷史長河中豎立了屬于瀏陽人民的里程碑。

        《梅花小區志》出爐后,冀祥德親自做序,認可《梅花小區志》符合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政治導向,更激發廣大城市居民的市民意識、文明意識、法治意識和愛國、愛鄉情懷,為全國地方志的發展踐行了新的學術探索,“這是方志文化轉化的一次創新實踐,也是方志理論提升的一項重要成果。”

        “打造《梅花小區志》,就是打造地方志‘瀏陽模式’。”楊鋼說,敢為人先,歷來是瀏陽人民血脈里最優秀的品質。明清至民國期間,瀏陽共八修《瀏陽縣志》,新中國成立后,瀏陽先后完成了兩輪修志,這種鄉鎮街道、部門行業志全覆蓋的成績在全國都極少。同時,瀏陽年鑒工作也走在了全國年鑒工作的前列,2020年瀏陽年鑒榮獲“精品年鑒”稱號,全國只有31個單位獲此殊榮。瀏陽“三館合一”的模式,也成為了縣級方志館借鑒的發展方向,如今瀏陽再度創新打造出《梅花小區志》,真正讓地方志走進了千家萬戶,這是與新時代煙火氣息相融的一次重大事件與探索,具有極其重要的歷史價值和現實影響。

        讓人倍感驕傲的是,隨著《梅花小區志》的出版發行,瀏陽還有集里街道神仙坳社區、淮川街道西正社區,一同作為全國試點正在編篡“社區志”。

        “也許不久的將來,還會有瀏陽街(道)志的出現。”楊鋼說,《梅花小區志》掀起了全社會修志、讀志、用志的熱潮,許多市民反饋,南市街、下河街、圭齋路……都有故事,那些老房子、老巷子彌足珍貴,老鄰居、老味道倍感親切,用志的方式保留住這悠遠的一角,就留住了心香,留住了記憶,也留住了鄉愁。


        來源:瀏陽日報

        編輯:戴鵬

        閱讀下一篇

       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瀏陽網首頁
        japanesefree高清日本,国产国语脏话对白免费视频,欧美日韩视费观看视频,男人的天堂av 网站地图